“95120为你答疑解惑”,这句话,舟山市疾控中心应急队员陈艳一天要重复上百遍。主动承接24小时热线电话应答任务后,最近这些天,她没睡过一个整觉。

11天来,连轴转成了常态,实验室里的灯,每晚都要亮到深夜,舟山市所有的病例样本都要送到这里,近期每天送检60多人次,工作量很大。经仔细核对后,每份混匀分装,经一系列处理,纯手工提取核酸,一批20个病例样本,耗时4小时。

穿脱防护服费时间,进了实验室,检验人员就不喝水、不上厕所,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

舟山市疾控中心微生物科科长王虹玲:就5个人,1个人负责收样,4个人负责检测 ,最晚的话到下凌晨一二点 ,第二天还是照常。

王虹玲的丈夫也在防控一线,最近,俩人晚上碰面最早也是10点以后的事了。因为高强度的精力和体力消耗,她的高压曾飙升至160mmHg,把其他三位年轻检测员担心坏了。“他们就拼命拉住我 不让我进实验室,怕4个小时在里面撑不住缺氧。”

因为不知道是否带新型冠状病毒,每一份新样本对他们来说都存在潜在风险,脱掉隔离衣往往比穿上更费劲、更要严谨。

如果说,实验室检测讲究一锤定音,那么流行病学调查就是刨根问底,不断搜集情报的过程。舟山市疾控中心应急队流调组组长、传染病预防控制科科长李科峰打了个比方,病毒扩散的过程就像大树上的枝丫胡乱生长,流行病学调查,就相当于疏枝。

发病前、发病后,每天的居家生活、外出情况都要逐一地罗列出来,比如今天晚上吃了一顿饭,大概吃了多长时间,左边坐的是谁,右边坐的是谁。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最长潜伏期约14天,时间越久流行病学调查难度就越大,搜集和整理过程也会更为繁琐,发现相关遗漏点还需要补充调查,及时学习新的技术方案和操作方案……为了不影响防控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舟山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科科员、台州姑娘戴亚欣告别家人,年夜饭也是在单位吃的简餐。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接到通知时,市疾控中心健康教育所工作人员杨梨丽和丈夫还在驶向家乡贵州的高速公路上。杨梨丽说:“我们开到江西鹰潭,然后就折回来了,”

陈艳、 李科峰、 戴亚欣、杨梨丽……市疾控中心应急队,这支党员比例过半的队伍,用专业和敬业战胜恐惧,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勇往直前,在战疫一线履行初心使命。

(来源:无限舟山;舟山台记者翁含露、林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