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做出重大决策部署,明确提出将要启动实施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公众高度关注,生或者不生,成为摆在许多国人面前的重要问题。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北京益派调查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对2316位市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6.4%的受访者明确表示生育政策调整后自己会考虑生二胎,37.3%的受访者表示不会考虑,26.4%的受访者表示现在不好说。

此次调查对象中,单独家庭样本占26.8%,双独家庭样本占16.0%,非双独和单独家庭样本占44.2%,还有13.0%的受访者没有成家。在单独家庭受访者中,表示生育政策调整后自己会考虑生二胎的比例为41.7%,明显高于所有受访者中表示生育政策调整后自己会考虑生二胎的比例(36.4%)。受访者中,80后占50.8%,70后占31.0%。34.9%的受访者居住在一线城市,33.2%的受访者居住在二线城市,23.6%的受访者居住在三线城市,8.3%的受访者居住在县镇。66.7%的受访者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

65.7%单独家庭受访者希望所在地“单独二胎”政策尽快实施

“生二胎这事得慎重再慎重。”单独家庭可以生二胎的政策一出,已经有一个17个月大的儿子的北京80后单独家庭父亲窦为,就陷入了无限纠结之中。一方面,他觉得作为单独家庭,现在可以生二胎了,如果不生有些可惜。而且,独生子女的成长环境太过孤单,有一个弟弟或妹妹一起成长总会好一些。但另一方面,生二胎带来的巨大经济压力又让窦为打起了退堂鼓。

“养两个孩子的经济压力太大了!你知道在北京养一个孩子要花多少钱吗?奶粉一罐就好几百元,一个小孩一个月就得喝三四罐,小孩长得快,衣服玩具也都得花钱。如果有两个孩子,势必会请父母过来帮忙带,那么房子就不够住了,但在北京想换大房子又比登天还难。”在巨大的经济压力面前,窦为最终还是暂时放弃了生二胎的计划,虽然他自己仍有些不甘心。

和窦为相比,家住安徽省六安市的80后单独家庭母亲杨媛媛(化名)就没有那么纠结。当得知放开单独二胎政策后,她甚至有些欣喜若狂,因为她早就有再生一个孩子的打算了。她认为,一个孩子很容易养成独生子女特有的不良习惯与缺点,而且如果有两个孩子,对自己日后的养老也有帮助。对于供养两个孩子的成本问题,杨媛媛完全不担心。“我们这里是小地方,生活成本不是很高,生活节奏又慢,工作之余时间挺多的,照顾孩子不论是经济还是精力上都没什么大问题。加上我们和父母都在一个地方住,互相照应也很方便。”

“生二胎?还是等以后再说吧。”王立(化名)今年31岁,在上海一家机关单位工作,女儿今年5岁,在上幼儿园。虽然符合单独家庭生二胎的条件,但是王立直言,生孩子太影响工作了,所以并没有生二胎的打算。她告诉记者,生孩子对女性的职业生涯影响太大了,“我有个同学原本是某大公司的市场总监,就是因为生孩子的缘故,最终不得不离职了,现在只是在一个朋友开的小公司里帮帮忙拿点辛苦费。在机关单位里也差不多,如果生孩子没有选对时候,想要升迁那基本就没戏了。”

调查显示,对于计划生二胎的理由,受访者首选“一个孩子太孤单”(53.5%),其次是“想要不同性别的孩子”(26.9%),排在第三位的是“喜欢孩子”(25.0%),排在第四位的是“避免‘失独’风险”(23.2%)。接下来还有“为以后养老做准备”(16.4%)、“家里老人要求”(7.8%)等。

而对于不计划生二胎的理由,受访者首选“经济压力大养不起”(26.9%),其次是“没有精力带更多孩子”(22.4%)。其他理由依次是:“工作繁忙没时间生”(11.0%)、“生孩子会影响职业发展”(3.9%)、“不喜欢孩子”(1.9%)等。

61.6%的受访者直言,希望自己所在地“单独二胎”政策尽快实施。这一比例在单独家庭受访者中表现得更高,达到65.7%。

“当前调整生意政策、放开单独二胎非常适宜。”华中科技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石人炳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计划生育政策实施40多年来,为我国人口与社会、经济、资源和环境协调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当前,我国已处于极低生育率国家行列、我国年出生人数出现明显减少、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开始减少等一系列客观现实条件的变化,要求我国必须对计划生意政策进行调整与完善。

“现在调整生育政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年出生人数会有一定的增加,这对于延长我国的人口红利期、缓解人口老龄化都会有积极的作用。而且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部分群众的生育需求,在一些地方围绕生育问题的干群矛盾也会得到相对的缓解。”石人炳说。

放开单独家庭二胎会导致出现生育高峰吗

放开单独家庭二胎政策会导致出现生育高峰,从而给经济、社会运行带来压力吗?调查中,29.8%的受访者对这一说法表示认同,47.8%的受访者不认同,22.4%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石人炳预计,在政策调整的最初几年,我国仍会有一个出生高峰。这不仅是因为生育的限制放松了,年轻人可以生育多一些孩子。更重要的是,几十年来累积的单独家庭中的一部分家庭会在政策调整的头几年安排生育,潜在的生育堆积可能会在几年内集中释放形成事实的生育堆积。

“有观点认为,政策调整后我国每年会多生育100万左右的孩子,这种估计可能比较保守。根据我们推算,如果全国同步调整生育政策,在政策调整后的头几年,全国每年生育的数量可能较政策调整前增加15%~20%。之后随着潜在生育堆积的不断释放,年出生人口数会逐步下降。所以,如何避免过度的生育堆积显然是需要考虑的。”石人炳说。

对于放开单独家庭二胎政策可能导致出现生育高峰的说法,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直言并不认同。他分析,政策放开之后生育的主体是生育能力旺盛的一批人,也就是常说的80后、90后甚至以后的00后,这批人的婚育观念和父辈完全不同,无论是要不要结婚、什么时候结婚,还是要不要孩子、要几个孩子、男孩还是女孩,整套的婚育观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现在的年轻人选择婚育的机会成本已经大大提高,在工作和生育之间也会有慎重考虑,所以很多年轻人普遍都把婚育时间推得很晚。加之现在对孩子的抚养、教育成本的不断攀升,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所谓的人口反弹或者生育高峰。相反,应该担心这个政策力度太小,达不到充分刺激年轻人生育的效果。” 李建新说。

61.7%受访者希望生育政策调整步子更大一些

虽然政策调整后单独家庭可生二胎,但双方均非独生子女的家庭还是只能生一个。对此,来自广西的黄斌感觉不太公平。“为什么父辈的决定要让儿女来承担结果呢?又不是我要有兄弟姐妹,凭什么不让我生孩子?”

今年上半年,黄斌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是个女孩”,他叹了口气说:“虽然我和妻子觉得男孩女孩都一样,但家里的老人想要个男孩。他们甚至会觉得生个男孩比我博士毕业都来得重要。”黄斌直言,生男孩的想法在他家乡仍然根深蒂固,有很多家庭即使超生被罚款也要接着生,就是为了要个男孩。“如果政策放开,我肯定会继续生,就是让老人放心。”黄斌说。

调查中,61.7%的受访者认为,虽然放开单独二胎具有积极意义,但未来计生政策调整的步子可以再大一些,比如全面放开生二胎。

李建新认为,生育政策调整的目的应该是追求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而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标志不在于数量多少,而是在于内部结构的均衡。目前生育政策的调整本质上体现出对人口问题的认识还停留在过去以数量为标志的阶段,如果以结构调整为先,就应该鼓励生育,全面放开二胎。

“当前,我国的人口结构一直在收缩,劳动力人口在减少,退出劳动力市场的老人越来越多。现在放开单独二胎,虽然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相对于消失速度日渐加快的人口红利,效果只能是微乎其微。”李建新说。

石人炳表示,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生育政策,包括鼓励生育的和限制生育。但绝大多数国家的生育政策是引导和支持家庭进行生育计划,使家庭的生育计划更符合国家的人口目标。这种生育政策是一种真正的“家庭计划”,但我国目前的生育政策还具有相对较浓的行政色彩,可以说是一种“国家计划”。“国家计划”的确符合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基本国情,但从长远来看,由“国家计划”向“家庭计划”转变才是我国未来人口政策的发展方向,这次放开单独家庭二胎的政策调整就是向这一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为未来的全面放开二胎做准备。

“有人可能认为这次的政策调整步子太小,应该一步到位全面放开二胎。从政策调整对妇女终身生育率的改变来说,这次的政策调整步子确实不大。但要考虑几十年的政策约束下的‘潜在生育堆积’能量是较大的,所以先放开单独家庭二胎,再逐步过渡到全面放开二胎还是比较稳妥的做法。”石人炳说。

如果不考虑政策限制,人们想要几个孩子?调查中,4.2%的受访者选择不要孩子,21.7%的受访者选择1个,62.5%的受访者选择2个,5.9%的受访者选择3个及以上。